Dark and Shiny Place

友希那x纱夜(没有情欲,就俩木头。什么都不点破的,将要变得漫长的,比友情多一点的,不知道什么感情。想象纱夜弹的曲子是The Moon Song。


“……接下来播报台风的最新消息,今年第9号强台风即将过境。”


细碎冗长的新闻里,你只留意到这一句。


咖啡浅浅掩住杯底。瓷杯显得格外空虚。咖啡壶碰上流理台。声音透着一股沉闷。你轻轻掸了掸台面,端起咖啡倒退两步,背对客厅的电视机,斜斜地倚靠着门框。天气会左右出行的决定,而你傍晚恰好有约在身。


“……台风预计将在夜间登陆,带来大风和大范围降水。”


无声地长舒一口气,你贴住冰凉的杯沿。咖啡只够滋润你的嘴唇,于是你又回到流理台前,...

悄悄地脑补一个yksy的场合。如果有能力写完整点就好了。先存一下。

大概是成年以后的设定。在台风天。台风就要过境。友希那邀纱夜来家做客。是事前约好的。卧室里有一扇飘窗。飘窗窗台很大,是大理石做的,睡一个人没有问题。窗帘是双层的。厚重的遮光的,轻薄的纱质的。友希那坐在窗台上,屈起双腿,伸长胳膊,随意地搭在膝盖上。手肘挨着膝头。风透过缝隙吹进来,吹起纱质窗帘,遮住了友希那。纱夜站在门口,胳膊抱在胸前。友希那隔着窗帘转过头。两个人对望了一阵。窗外天是阴的,马上就要下雨。有隐秘的情欲暗涌,但什么也不会发生。

因为台风过境,纱夜无法离开,留宿一夜。如果有发展的可能,某些事情不用急在这天发生,又不是赶...

虽然感觉像在劈腿,但yksy真的香。

看到有人评论我说:“特别吃yksy的这种君臣或君子之交的友情关系,换成爱情就有点难以想象了。两块木头在一起,没人在旁边助攻点火,只怕她们到天荒地老都不知道自己对对方的感情。”

忽然被最后一句击中了。就算到地老天荒都不明白这种心意也不要紧啊。未必要明白这种感情的。比朋友之情溢出那么一丁点,但不需要清楚知道这是什么,因为是木头所以并不会觉得困扰,谁也不去多想,只要呆在对方身边感觉很舒服就好了,在遇到某些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对方。不一定就要恋爱的,但其实跟恋爱又差不多。很多事情不用非要装进爱情的框架里解释,况且她们又不着急。

我是觉得朋友分好多种,熟人同...

Fragmente der Zeit

R组前排三位纯友情向(团灭预警。虚构的国度和卫国战争,年代大概在二十世纪初。友希那莉莎是青梅竹马,纱夜稍晚加入,真的只有友情。历法借用了法国共和历。读完《爱是万物之心》留下了后遗症。标题是德语“时光断片”的意思。


(芽月落叶松日)

致莉莎,


展信安。


顺利抵达驻地。


平安,勿念。


请代我向父亲问好。


————


(芽月落叶松日)

今井小姐,


见信如面。


我们一切安好。


向所有人问好。


来信请寄以下地址。


冰川纱夜


————


(芽月山桑子日)

致友希那、纱夜,


已经到山桑子日了,真是叫人难以置信。你们启...

重温朴树的《白桦林》,想象一下《漫长的婚约》或者《冷山》那样的战争设定。友希那+纱夜+莉莎友情向。三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。战争开始之后友希那和纱夜参军。莉莎一直等着她们回来。就像马雅可夫斯基和布里克夫妇通信那样联络。但结局友希那纱夜死在了战场上。漫长的冬天里莉莎没有收到回信,得了肺痨,病殁。

每次战役打响之前,她们或许会忍不住聊天,想着回到家乡又能吃到莉莎做的饼干。

1 | 104
© 茄汁浇饭 / Powered by LOFTER